页面载入中...

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 两位女性分享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今晨获悉,知名画家黄永厚于8月7日晚19点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黄永厚与杂文家陈四益曾在《读书》等杂志开辟文画专栏,针贬时弊,影响极大。

  黄永厚与其哥哥黄永玉同是知名画家,但风格却有较大不同。据业内人士介绍,兄弟俩曾有十多年不相往来,后来终于和好,其中一言难尽。黄永厚身上的文人气更重。

  姚文坛认为,这本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自救。他以文字为路径,与众多个体灵魂互动、互知和共鸣,带领读者一起回归到自己的内心,认识自我,救赎自己。

  之前,很多人将熊培云放到“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角度去看待他,强调他的批判性,哪怕是温和的。“公共知识分子”关注更多的是社会性,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他的变化。关注角度从社会回到个体,再辐射至社会。

  严彬亦认为,唯有做好个体的建设,整个社会的品质建设才有完成的可能。熊培云不仅仅是一个思想者,更是一个启蒙者。“人该怎么生活?”苏格拉底站在时空的另一端问。熊培云的书,对此作出深度回应。写诗而忧伤的严彬,视熊培云为同道,他们的友情,在长谈文学和诗歌的过程中建立并深厚。审美的能力,“如何面对生活中的困境与死亡?” 而《慈悲与玫瑰》所带能教会人的便是一种自处的可能性。

  志艳读过熊培云的大部分书,很赞赏其独立思考能力。在现场,她分享了《慈悲与玫瑰》中的一篇文章“疯狂的蚂蚁”。在合群之时,永不要丧失独自求索的能力和意识。

admin
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 两位女性分享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