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国民党中常委请辞 民进党卡位战暗流涌动

  村上:特朗普总统也不例外啊!说到底,希拉里·克林顿那个人,因为只说通用于房子一楼部分的事,结果败了;特朗普只抓住人们的地下室说个没完,结果胜了。

  川上:果然。

  村上:怎么说呢,尽管不能说是政治煽动者,但感觉上至少像是古代的祭司——特朗普是熟知煽动人们无意识的诀窍的。于是,仿佛高音喇叭的个人电子线路就成了有力武器。在这个意义上,尽管他的逻辑和语汇是相当反知性的,但也因之从战略上十分巧妙地掬取了人们在地下拥有的部分。

  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员刘大先指出,石一枫始终有一种要讲完整故事的特点,他的作品中,自始至终要给人物一个结局,给故事一个交代。对此他表示,“我理解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试图在碎片化的时代强行的总体性的解决方案,他试图用故事这种方式,我们知道故事一定是对现实的化约或者简化,我们用典型化也好,或者用抽象化也好,用故事的方式对这个世界进行把握。这个有好处,这个好处就是,它使我们能够完整的探讨社会问题或者某个主题。”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张慧瑜认为,石一枫在创作中有某种尝试要突破纯文学的限制,让他试图能够抵达比如像《平凡的世界》这样的对一般非文学圈的读者的吸引,他有意识的用很多比较通俗文学和类型文学的手法来写,这是他和一些70后作家不一样的,他非常注重故事性、叙事性,非常注重阅读的快感。

  文学评论家李云雷直言石一枫是一个真正属于新时代的作家,他的几部作品都在写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他用跟我们以前历史叙述不一样的视点在写,比如他用陈金芳的视点来写,用安小男的视点来写,用北京大妈的视点来写,这些确实呈现立体的他对这个时代的理解,有很多被历史忽略的细节,一枫能够抓到这样一些细节,抓到这样一些在历史大的进程之中一些小人物,并且小人物跟大时代之间产生一些关联,这是一枫的眼光特别独到的地方。”

admin
国民党中常委请辞 民进党卡位战暗流涌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