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高跷走兽这一民间舞蹈活动丰富了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增强了人与人之间的团结和谐,同时还体现了当地老百姓祈盼风调雨顺,农业丰收的美好愿望。时下,高跷走兽这一民间舞蹈活动面临青黄不接的状况,亟待采取有效措施,实施抢救和传承。

  海城高跷秧歌历史悠久,清代文献资料显示其可考的历史有三百余年。清末海城高跷日见成熟,形成一支职业半职业的艺人队伍。艺人们身怀绝技,各有千秋,故其传承谱系蔚为壮观。从1820年的第一代传人小金子、大来子,到1887年第二代的红、粉、黄、蓝、白、青六朵菊花(艺名),1902年第三代的张久荣(艺名白菜心),1940年第四代的吴奎一(号抓地虎)、王凤翔(号滚地雷),1951年第五代的王连成(号王小辫),1970年第六代的陈士友(小生)、秦丽(小旦)等,出现了许多杰出的高跷艺人。

  海城高跷秧歌是民众十分喜爱的民间舞蹈,欢腾、奔放、热烈、火爆是其基调,优美、抒情、风趣、诙谐是其特色,二者的统一构成海城高跷秧歌的艺术特征,衍生出“扭、浪、逗、相”四大技法要素。在海城高跷秧歌的表演中,气势恢宏的大场和轻快细腻的小场包括了音乐、舞蹈、杂技、戏曲等多种形式,构成以舞蹈为主体的综合性民间广场艺术。海城高跷秧歌不仅在当地,而且在国内外都有广泛影响。1988年它在全国广场民间舞蹈大赛中一举夺冠,1997年以来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盛大演出,其表演独树一帜,显示出东北地区高跷秧歌的特色。

  作为整部影片的C位,陈凯歌导演讲了一个老旗委书记退休以后参与“扶贫”工作,受人所托,去教化两个又穷又坏的臭小子的故事,结果发现教都教不好,甚至连他的救命钱都想偷走,最后在临终之际,带两个臭小子去看了一次卫星回巢,于是臭小子们深受触动,立马洗心革面,发誓重新做人,而老旗委书记也欣慰的闭上了双眼。

  抛开影片的色彩、光线、摄影、配乐不说,单说立意深度。“扶贫”工作是习总书记钦点的首要政治任务,但在实践中发现,穷的原因不光是没钱,还部分人群的懒惰、守旧、游手好闲也占了很大因素。天天等着外界帮扶,自己不努力奋进,于是只能永远的穷下去,而电影中的两个臭小子就是被“扶贫”对象的典型映射。

  这是天经地义的主旋律题材,也是现实主义的教科模板。如果陈大导演利用自己深厚的导演功底踏实叙事,描述一个旗委书记如何一次又一次从身体上、技术上、心灵上改造两个小混混,体现我党对群众爱逾圣贤的话,这必定是陈导把自己的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升华的一个突破。哪怕他用的是两百年前悲惨世界中主教改造冉阿让的老梗,也无伤大雅。

admin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